武侠古典

极乐乐土

9.7

极乐乐土



依附在血天君的怀里,龚美香听着他讲述的一些江湖上的故事,渐渐的入睡了起来,看着她甜美的笑容在脸上,血天君起身下了床。




陡然的气息顿时一起,房间里突兀的多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一身青衣着身,挽起的长发略显贵美,婉约的面孔,更是带着一丝媚笑。




“夫君,唤我来何事?”此女娇声问道。




血天君平静道:“麟儿,去天下会,让断浪来这里,另外,带着一些精干的手下来。” 




麟儿,这正是火麟剑中所困的剑灵萧麟儿,与之以前相比,萧麟儿更多了一分小女人才有的妩媚,也有了一些乖巧。




看着血天君如此平静,萧麟结儿点头道:“是,我这就去。” 




“等等……” 




萧麟儿疑惑的看着血天君,等待着他的继续吩咐。




血天君一脸凝重道:“通知巧媚她们,让她们都到皇城集合。” 




“夫君,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萧麟儿疑声道。




浅声笑了笑,血天君摆手道:“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是多事之秋,她们不在我的身边,我不放心。” 




多事之秋,萧麟儿不明白血天君所说,更不敢去问,因为她知道,血天君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自己。




待萧麟儿消失在自己面前,血天君眼中放出了精光,喃喃自语道:“女娲,不管是不是你在和我作对,搜神宫的人是不是你的杰作,我都要把你揪出来。” 




从穆家庄到此,越来越多的事情,是血天君始料不及的,穆念慈和包惜弱等人的复活,绝不是偶然,巧媚和九剑女的出现,更是足以证明,女娲一直都存在这个世界里。




但是她到底要做什么?和血天君作对,似乎不是,还是她想用妲己对付商朝大王那样,用美女来让自己走向失败的道路。




血天君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女娲不出现,倒是也让他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套用血岚的话说,女娲已经超出了神一般的存在,不死不灭,造人补天的女娲,如果征服她,又是何等的滋味。




还没到傍晚,魏府上下已经忙碌了开来,魏明已死,这宅邸有些晦气,端云自当听从血天君的意见,要离开这回到自己的公主府去住。




“夫君,你难道真要带着她们一起,去我的公主府住吗?”庭院内,端云一脸的不理解。




血天君点头道:“是,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看着面前的血天君,端云娇嗔道:“我知道,你是想让龚美香和孟子晴,都像我一样,成为你的女人,可是这是皇宫,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在宫里掀起滔天巨浪,林江海和羽家,都想夺这天下……” 




摆了摆手,血天君脸上带着冷意道:“这天下是他们想夺就夺得嘛,端云,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是好好做我的女人,争权夺势的事,是男人做的。” 




轻嗯了一声,端云靠在了血天君肩头,不知不觉间,端云已经对血天君的话深信不疑,就算他说,明日皇上驾崩,他要上去坐龙椅,端云也会相信。




看着魏府的下人,将一些必带的物品带着,有端云和龚美香在这,血天君也没事可做,交代了一番,他才出了皇宫。




一间客栈,已经被全包了下来,血天君的来到,也让整个一层都热闹了起来。




“夫君,我还以为你进到皇宫里,就被那些美女迷住不回来了呢。”颜盈娇笑的调侃道。




银雪和血岚几人也都是如此表情,因为她们都知道,血天君被那些官兵带走,可不是被强行,而是他自愿的。




环顾了一圈,除了乌桓娘等人在场,还有几十个女人围在一起,为首的女子,待血天君和血岚等人打完招呼,才拉着于楚楚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干什么啊?”血天君忙扶住了要跪下的司马玉娇,挑眉道。




牵着于楚楚手的正是司马玉娇,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她娇声说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是你救了我们,让我们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于楚楚也在旁说道:“天君哥,我娘是对你太感激了,你就接受我和我娘的一拜吧。” 




“是啊,请英雄接受我们的拜谢。”在她们身后的司马家女人,也都跟着起哄要感谢。




血天君摇头苦笑道:“楚楚,她们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嘛,各位美女,你们就不要说客套话了,我血天君今日搭救你们,一个是为了楚楚,第二个就是为了玉娇姐。” 




“嗯”了一声,于楚楚娇笑道:“娘,天君哥的为人,就是直接开朗,他不喜欢俗套的。” 




司马玉了点头,江湖上的男儿,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他不喜欢跟女人如此客套,也是很正常的。




“岚儿,盈儿,她们可都安排妥当了?”血天君转身看向了血岚和颜盈,朗声问道。




血岚嗯道:“安排好了,这间客栈和左右的酒楼都被我们包下来了,住房够用的,就是她们都没带些衣裳。” 




这点倒是难不住血天君,那司马家的院子现在已经没人看守,虽然被查封了,可是要想回去自然很简单。




走在路上,血天君斜眼看着身边的司马玉娇说道:“玉娇姐,你要是想继续回去住也可以,我可以随时安排。” 




“不用了,那宅子虽好,却沾了不少晦气,我正打算低价卖给别人了。”司马玉娇一脸红红的,低声说道。




和血天君单独在一起散步,司马玉娇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难道真如他说,于狱是他的旧相识,因为于狱,血天君才救了她们司马家仅剩的这点人。




血天君笑了笑说:“也对,那宅子日后没什么用了,以后你们住的,比那宅子要好太多了。”




两人步入了一个胡同小巷子里,虽然此时已是深夜,但是家家户户大门都有灯笼,可以照明,而这胡同小巷里却没有。




看着前面黝黑的路段,司马玉娇犹豫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血天君轻声问道。




司马玉娇摇了摇头苦笑道:“可能是在宅子里别关押久了,对这黑暗,我有种莫名的惊恐。”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道:“那是你没有安全感,如果你从这条小黑胡同都走不过去,那你永远都不能忘记以前的惊恐和往事。” 




没有抗拒挣脱,司马玉娇被那只大手握住自己手的刹那,感到一股让她很舒服的奇怪气息,就连她劫后余生的兴奋感也被冲淡了。




跟着血天君踏进了黑黑的胡同里,司马玉娇虽然没有了害怕,但是那心肝还是扑扑的跳个不停,那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好像她和身前的男人不是在走路,而是想进到黑暗的胡同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走到了一半,血天君突然停了下来,这么突然的举动,让司马玉娇来不及停住身形,一下撞了上去,两团硕大顶住了血天君的肩膀上。




“现在还怕吗?”血天君只是暗叹这两团圣女峰的酥软弹力,脸上却现出关心道。




司马玉娇看不清此时血天君的面容,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她可闻到男人呼吸出来的味道,还有就是这么近距离,手还握在一起,让她有些羞怯。




挣脱了血天君的手,司马玉娇娇声说道:“谢谢你,我……我好多了。” 




血天君看着她抽回手,不禁摇头笑了笑,突然出声问道:“玉娇姐,你说话算话不算话的?” 




“当然算话了,虽然我是个女人,可是我也知道信义二字。”司马玉娇脱口而出道。




点了点头,血天君直视着司马玉娇笑道:“在法场上时,你说过,如果我救了你,你就做我的妻子,此话可当真?”




司马玉娇全身一颤,怔怔迷茫的眼神看着血天君,她确实这么说过,但是她哪知道自己真的会被解救。




“天君,我那时以为自己死定了,才会说那样的话……”司马玉娇刚要解释。




血天君伸手按在了她的肩头上,轻语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且人在死亡来临前,是不会说假话的,我不用下辈子才跟你一起做夫妻,我要这辈子就跟你在一起。” 




被血天君猛地搂在了怀里,司马玉娇脑袋嗡的一下,这……自己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她不是不喜欢血天君这样的好男人,只是她早就有了另一个计划。




扭动着娇体,推开了血天君,司马玉娇急喘着说道:“天君,我们……不能,我知道楚楚对你的心思,我想把楚楚嫁给你的。” 




“哦?其实不用你说,她也会成为我的女人,我不会放弃我身边的任何一个美女……”血天君挑眉说道。




司马玉娇看到月光映衬下的那张脸,嘴角带着的邪笑,他血天君到底在想什么,看着他一步步紧逼上来,司马玉娇不禁有种错觉,难道刚出虎窝,又进狼口了。




靠在了墙壁上的司马玉娇退无可退,血天君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前,感受着那硕大两团圣女峰带来的柔软,血天君轻语道:“玉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会知道我的野心,为什么会这么大了。” 




司马玉娇一愣,但是就在下一秒,眼前突然闪了一道微微刺眼的光芒,当她在睁开眼时,却被眼前的一切都震撼住了。




此时她和血天君都身处在一个高山上,在高山之下,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庞大建筑群,这建筑群比起皇宫来,还要壮观的许多。




而最让司马玉娇惊叹的是,刚刚可是黑昼,而这里却是满天红霞,大地呈现着金黄色,如此之地,她从未见过。




“我是在做梦吗?”司马玉娇喃喃的说。




看着她脸上激动和狐疑的表情,血天君坦然道:“不是,这里是极乐界,是我血天君创造的一个世界,在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只有无尽的欢乐,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和外面一样的生活,当然这里不会出现男人,这里唯一的男人就是我,进入到这里的女人,都是我的老婆……” 




司马玉娇已被如此美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在听血天君说,这个世界是他创造的,司马玉娇差点一头晕倒过去。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司马玉娇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血天君拉起了她的手,柔声道:“你可以把这一切当成是一场梦一样。” 




就在司马玉娇娇羞脸红时,却觉双脚离开了地面,她低头惊骇的看到,自己和血天君竟然都飞了起来,而且更向着前面偌大的城池飞了过去。




徜徉在天空中的飞翔,那是只有会飞的鸟类才可以做到的,而司马玉娇已经难以理解,现在搂着自己腰肢的男人,到底是神还是魔?




“喜欢这里吗?” 




司马玉娇轻嗯了一声,她更多的是害怕,这飞翔是很美妙的事,可是她很害怕,万一掉下去怎么办,那一定要摔了个粉身碎骨吧。




继续向前向下飞着,血天君轻声介绍道:“这里就是极乐城,为了让我的女人们在这里生活的一点都不单调,她们可以在这里,像在外面一样,做生意,种田……” 




“这里有很多女人?”在如此高度,司马玉娇视线模糊,也看不清城池里的一切。




血天君朗声笑道:“应该过万人了吧,下去看看吧。” 




嘴上说着,血天君陡然加速,向下俯冲而去,如此极致的飞翔,让司马玉娇很是刺激,她已知道,这样是毫无危险的,于是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劲风吹袭长发的舒畅感。




只是片刻,司马玉娇听到了下面的尖叫声,在她睁开眼时,看到的场景却让她大吃一惊,在她视线里可看到的女人,竟全都赤着身子,在大街上行走。




这就是极乐界,这就是血天君口中,他最想要的世界…… 




“夫君……” 




“哇……夫君来了……” 




在两人落到地上的刹那,周围顿时四起了尖叫声和呼喊声,司马玉娇作为一个女人,也是有些受不了,看着血天君被围起的时候,她不禁感叹,要是自己也是一个男人,到了这个世界,也会有如此待遇。




“呵呵,玉娇,你可都看到了。”和一众美女打了招呼,血天君自然不会当街与她们。




虽然这里只有他一个男人,但血天君的每次一来,都会让所有女人满足到几天不用同房之乐,也会很快乐,这也是这些女人会这么甘愿,每日在这里过着如此的生活的原因。




司马玉娇脸上红艳无比,她就算想掩住眼睛不看,也是不可能的,街道各处,每个角落都会有女人,而且她们皆都赤着身,最让司马玉娇震撼的是,这些女人的美貌,随便拉一个到皇城,那都是倾国倾城的漂亮女人。




“天君,你为什么要创造出这样一个世界?这么多女人,你一个男人,怎么能……”司马玉娇有太多疑惑了。




血天君笑了笑,指着不远高耸的龙凤宫道:“因为这个世界我就是主宰,当你可以驾驭这里的一切的时候,当你可以让这些女人都臣服在你身下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很享受,我的一切都是个谜,想要揭开谜底,你就要和我多接触了。” 




世界的主宰?




司马玉娇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多大她不知道,这里的子民却全是女的,与自己所在的世界相比,这里更过的无忧无虑,她们相处的都很融洽,卖菜的也会和买菜的讨价还价,然而钱最终还是在这里,所以这只不过是极乐界里女人们的一种消遣生活。




带着司马玉娇在城中逛了一圈,血天君才带着她来到了龙凤宫,与之以前的龙凤宫比,现在的龙凤宫更加庞大壮观,其实住在这里,再好的建筑也只不过是个摆设,但是血天君在看到风云里得皇宫后,将这里立刻改变了一番。




住得好,心情更好,还未进到龙凤宫的大门,就可听到里面传来的声乐和女人的歌舞声,血天君暗叹,这里的一切,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轨迹,自己抢来得带来的女人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在一声声欢呼下,血天君拉着司马玉娇的手踏进了龙凤宫的大门,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司马玉娇,第一次感到心跳加速,不是因为这些女人都赤身迎接,而是因为血天君,他为什么可以拥有这么多女人,还可以满足她们。




“哟,夫君,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姐妹啊,看看这妹妹长得,还真不赖。”一个全身洁白的妖娆女子,扭着柳腰迎了上来,看到司马玉娇,她立刻媚笑着娇滴滴的说道。




司马玉娇一阵奇怪,这女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怎么还唤自己妹妹,难道她以为自己新来的,就叫自己妹妹。




血天君搂住了眼前女子的腰肢,朗声笑道:“玉娇,这是珠儿,你看她比你年轻,实则她比你要年长几岁。” 




听血天君这么说,司马玉娇连忙躬身道:“姐姐好。” 




“莫要这么客气,我叫上官珠,你在这里要叫姐姐那可多了,这里的姐妹们都是容颜永驻,看起来都跟十八九的小姑娘似的。”上官珠娇笑道。




三人上了二楼,司马玉娇对上官珠的话略感震撼,什么叫容颜永驻,难道这里人都不会老吗?




“玉娇妹妹,那几位正在抚琴奏乐的姐姐们,加起来可都有几千岁了。”上官珠指着正在演奏的逍遥琴几人说道。




司马玉娇这才鼓起勇气问道:“姐姐说的容颜永驻是长生不老?”




在旁点了点头,血天君大笑道:“这就是极乐界法则,不死不灭,容颜永驻,即使是一个初生的女婴,到了这里,也是十几天,便可成长成一个大姑娘来,而你在这里呆上几柱香的时间,容颜就会衍变得华润红俏。” 




不忍打断逍遥琴几人的演奏声乐,血天君拉着司马玉娇做到了看台上,与一众美女老婆,一起欣赏起了声乐表演。




在血天君身边的司马玉娇,越发的感到不自在,因为这里只有她和血天君都穿着衣服,而其他人全都赤着身。




“夫君,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啊?”抚琴完毕的逍遥琴站起了身,娇笑着走了过来。




跟在她身边的逍遥兰嘟嘴嗔怪道:“是啊,夫君,好几都不来,人家都急了。” 




和妖媚几人一起留守龙凤宫的韩燕更是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毫不在乎司马玉娇在旁,张口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呵呵,你们啊,才几日不见,眼睛都快变绿色了,就这么饿啊。”血天君轻声笑道。




上官珠娇真道:“夫君,我饿了,饿的还不轻了,不信你摸下看。” 




嘴上说着,她已经拉着血天君的手到了她的腿根,在血天君另一边的司马玉娇,顿时低下了头,她到底没有接触过如此场面,但是低下头时,却还是看到血天君的手指,竟然钻进了上官珠的粉缝里。




原来她说的饿,不是肚子,而是下面的粉缝。




在上官珠上手的刹那,韩燕也没有失去抢占先机的机会,整个人趴伏在血天君身后,用两团硕大的圣女峰,在他背上敲打了起来。




“天……这些女人……”司马玉娇简直羞得想找个地缝藏起来,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光着身子的女人,她又能藏到哪里去。




血天君亦感到身边司马玉娇的浑身娇颤,立刻朗声说道:“好了,通知其他人,到三楼集合吧。” 




“好啊……” 




“夫君,好棒……”




听着欢呼四起,司马玉娇一阵疑惑,刚才还都像母老虎的女人,怎么全都跑掉了。




“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也可以随我上去一看。”血天君站起了身说道。




司马玉娇没有多问,只是站起身点了点头。




当她随着血天君上到了三楼,她才感到一种澎湃的心情,这壮观的场面也再次升级,可见这三楼的大厅,简直就是三五个武斗场那样大,在周围的椅子上,竟然全都已经坐满了赤身的女人。




“啊……”随着血天君的出现,顿时大厅里尖声四起。




司马玉娇捂住了耳朵,她终于明白,这极乐界为什么只有血天君一个男人了,因为他这样做,所有女人都会是他自己的,但是这样做,未免也太邪恶了。




不容她多想,血天君回头轻笑道:“找个位置去看吧,在这里她们都统称姐妹,不用担心。” 




点了点头,司马玉娇找了个离中心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她倒是很好奇,这里会有什么样的表演,让这些女人都开始鱼贯而入的来到这大厅。




只是片刻,偌大的大厅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司马玉娇没有仔细数过,但是视线里,却可见的就有七八千左右女人。




只见血天君漫步到了场中心,只是此时的他已经全身赤着,那精硕高大的身材,和他那腿根昂起的超大号凶器,再次点燃了女人们的沸腾之火。




“老婆们,我要让你们享受到极乐,我要让你们成为最幸福快乐的女人,来吧,五十个。”血天君双臂高举的大喊了起来。




什么五十个?




司马玉娇还没明白过来时,却见在第一排的女人们,突然站出了几十个女人,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五十个整,但是却不会少了。




“夫君……夫君……极乐之王……”周围的女人开始了高呼。




这时司马玉娇看到了五十个女人,竟然全都到了场中,只是她们竟然都或趴或站或躺在了地上,而最最让司马玉娇难以忍受的是,血天君竟和一个女人,站着就开始了激吻。




“新来的吧,妹妹,感觉如何啊?” 




司马玉娇看着身边容貌的年轻女子,不禁低声道:“她们到底要做什么?” 




“哈哈,夫君是这里的极乐之王,他当然要满足我们所有女人了,每次来,我们都会集合在这里,让夫君轮流的宠幸,直到所有人都满足。”这个女子轻笑道。




听到这话,司马玉娇差点没晕过去,全部满足,这里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女人啊,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和这么多女人,还能保持不败的,难道这一场下来,自己要在这观看数个月,甚至成年的时间?




眼前的一幕幕,和场中女人阵阵的高呼,一,一组组的女人败下阵来,都让司马玉娇震撼无比。




“呵呵,这就是夫君的厉害之处,在你看来,她们几下就下场,其实早就享受到了无尽的快乐。”在司马玉娇身边的女人笑着说。




这让司马玉娇很是郁闷,每个女人似乎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坚持到,为何还能享受到快乐,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可不是假的啊。




几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司马玉娇看到原本还座无虚席的场中,已剩下了不到二十个女人,而座位上却只剩下了她一个。




“哈哈,玉娇,你可看到了……”血天君看着逍遥琴最后几人都落败,不禁扬声大笑了起来。




司马玉娇颤巍巍的站起身,部眼红红的看着场中的血天君,看着他那匪夷所思的巨大凶器,一声娇呼疾步向他走了过去。




到了血天君身前,逍遥琴几人轻声笑道:“夫君,我们先出去了。” 




“嗯,好生休息,几日后我带你们出去转转。”血天君点了点头。




逍遥琴三姐妹和韩燕、三剑媚几人都退出了这龙凤欢合殿,看着眼前的司马玉娇,血天君柔声道:“可喜欢这里的极乐生活,每周我都会让她们聚集在一起,用这样的方式,喂饱她们。” 




司马玉娇轻咬着嘴唇,呢喃道:“你真的那么强吗?” 




说着话,她的手扬起放在了血天君的肩膀上,迷离媚意十足的眼神挑起,如此放媚的一面,实则让血天君感到兴奋不已。




他知道司马玉娇不会在忍得住,显然现在的她已经到了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地步,血天君揽起她的腿,身子向前一贴,俯身笑道:“你试试就知道我有多强了。” 




司马玉娇面上羞红无比,却没有一丝羞怯的犹豫,左手撩起裙摆,她身下竟早已空空如也,粉缝如流水般,不断汩汩的冒出热液。




看到那一张一合的粉缝,血天君朗声笑道:“是不是很急?” 




“那还用说,天君,我要你像对她们一样对我,快点,来吧。”司马玉娇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说,但是如果血天君在不进来的话,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小腹里的热火烧死了。




血天君亦不想折磨司马玉娇,看了这么久,她能不急成这样才怪。




说时迟那时快,血天君突然向前一顶,巨大的凶器陡然扎入了她的粉缝,毫无阻拦的障碍,加上湿滑够足,凶器噗嗤一声灌入进了很深。




司马玉娇仰头娇吟了一声,满足的表情布满了绯红的俏脸,然而这只是刚开始,血天君双手环住她的翘股,硬生生将她抱了起来,竟用如此姿势,抱着她在场中转起了圈圈。




“原本我以为,她们只是在说笑,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场中心,司马玉娇浑身无力的卧在血天君怀里,那粉缝依旧夹着血天君的凶器。




只是她再不敢乱动,血天君的强大,让她见识到了,为何进万的女人,会在他几柱香的时间后,全部满足的畅意离开。




血天君轻搓着她身前硕大的圣女峰,轻声笑道:“在这极乐界,这就是我定下的极乐法则,这里没有大小之分,没有贫富之分,没有勾心斗角,所以她们才会甘心在这里生活。” 




“夫君,我也可以留下来吗?”司马玉娇仰头凝视着血天君。




“当然,不止你要在这极乐界住下,我还会让你的姐妹全都住在这里。”血天君毫不隐瞒的说。




一旦住到这极乐界里,那自然就已经被血天君认同了是自己的女人,听到他的话,司马玉娇没有吃惊,反而娇嗔道:“那楚楚和我另外的两个女儿呢? ” 




血天君捏了捏她的鼻梁,反问道:“那你觉得呢?” 




这倒是问住了司马玉娇,她现在和血天君如此的关系,要是自己的女儿也被牵扯进来,那这关系岂不要乱了套。




就在司马玉娇准备摇头说不时,却听到一声娇呼。




“爹爹大人……” 




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一路小跑了过来,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美妇人,让司马玉娇有点晕的是,这看起来已有十七八的女孩,竟然也是赤着身子。




“芸儿,呵呵,快过来……”血天君站起了身,那女孩小跑到了血天君身前,一下跃起,像只猴子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夫君……”跟着过来的美妇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笑了笑道:“瑶迦,刚才怎么没见你过来?” 




挂在他身上得芸儿娇真道:“爹爹,你还说呢,我娘把我生下来,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她来了,被你折腾的会更难受的。” 




“芸儿,别瞎说。”程瑶迦娇嗔道。




“呵呵,芸儿说的对,你刚生下她几天,身子还没恢复,是夫君的错,今日啊,我就带亲离开极乐界,到外面好好吃点好吃的。”血天君朗声笑道。




他亦是感慨万千,现在极乐界里,陆无双和李莫愁加上程瑶迦,还有孙不二一众女人,全都生的生,怀的怀,可是生下来了十几个,却全是女娃。




这难道是老天故意折腾自己的,还是在眷顾自己,让自己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家种田自家吃。




“爹爹就是嘴会说,芸儿可是刚从龙山下来,现在长大了,爹爹要兑现诺言了。”芸儿娇声说道。




程瑶迦拉过芸儿,娇斥道:“芸儿,你年纪尚小,难道忘了爹爹定下的极乐法则?” 




芸儿摇头道:“我才没忘,可是爹爹说过,在龙山呆上十日,我就是大人了,就可以像其他姐姐们一样,跟爹爹在一起了……” 




眼见芸儿的模样,在听到她的话语,司马玉娇简直有点错愕,她没有听错,更没有看错,芸儿竟然说完话,扑到了血天君的怀里,双手抓住了他那丝毫没有疲软下去的凶器。




而血天君亦没有推开芸儿,反而笑看着面前的程瑶迦,浅声道:“瑶迦,孩子大了,你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程瑶迦点了点头,遂即退了出去,她才生李芸十天而已,自然不能和血天君,不然身体的损害,要让她受点苦。




低头看着芸儿张启的小嘴,血天君轻笑道:“你倒是学的很快。” 




芸儿看着眼前硕大的蘑菇头,娇笑道:“我娘教我的,就等爹爹回来,让我好生服侍爹。” 




嘴上说着,她的脑袋向前一送,小嘴已将血天君的凶器吞到了嘴里,这让在一旁的司马玉娇更感震撼。




这时血天君伸出手指,指向了司马玉娇的额头,她一愣,却觉一股温热从额头进到了脑子里,瞬间一些信息传递到了她的脑海里。




司马玉娇一阵震撼,原来血天君给她传递的正是极乐法则,却完全不是用文字传递,而是一幅幅让她心情澎湃的场景,好像这极乐界从开始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重复了一遍。




过了许久,司马玉娇才娇吟一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而和她一样瘫软在地上的芸儿,却在这时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长呼。




看到她脸上满足的表情,司马玉娇冲她微笑了一下。




“这就是极乐法则的真正定义。”血天君此时坐在了芸儿的身边,一手在她身上抚撩着。




司马玉娇感到口干舌燥,但是再无力气起身,光是那极乐法则的轮番场景,已让她有如和血天君疯狂了不下十次一般。




“那我可以回答你了,楚楚她们,也要在这极乐界里住下。”司马玉娇肯定的说道。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好,玉娇,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这里是我血天君的世界,这里我就是主宰,在这里,所有的女人都可以享受到极乐,我要让这里,成为欢乐的天堂……” 




一阵光芒四射,司马玉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和她站在一起的还有程瑶迦,只是眼前还是进到极乐界时的胡同,此时竟还是黑天。




“夫君,我们都在极乐界几个时辰了?这里为什么还是黑天?”司马玉娇疑惑的问道。




一旁的程瑶迦笑着解释道:“妹妹有所不知,极乐界的时间是没有变化的,我们在极乐界里,是永远都不会改变,所以你离开也只不过是刹那而已。” 




司马玉娇惊叹道:“那岂不是没有春夏秋冬和白天、夜晚?” 




血天君轻声笑道:“那一切都是我在操控。” 




神,司马玉娇只能用神来形容此时的血天君,只有神才配拥有自己的世界,才能拥有那么多的女人,是神,他才能满足这么多女人的需求。




回到客栈已是深夜,司马家的女人们,已将衣裳和行李搬到了客栈里,与司马玉娇已经有了约定,血天君到了客栈,立刻让司马玉娇将她们全部召集到了一起。




血天君亦没有过多的解释,催动了与极乐界的连通之路,一阵阵光芒闪烁,客栈里的几十个女人,在眨眼间已到了极乐城内。




“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一众司马家的女人,皆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和司马玉娇初到此一样,她们也是看到,全身都赤着的美女,到处都是。




司马玉娇朗声说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欢迎各位姐妹来到极乐界。” 




极乐界的女人们围了过来,热烈的欢迎着血天君带来的几十个女人。




站在血天君身边的穆念慈,疑惑道:“夫君,这就是你所说的极乐之地?” 




“嗯……”血天君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司马玉娇提议道:“夫君,既然我们都来到了极乐界,你是不是要给我们洗尘啊?” 




听到她这么说,血天君大笑了一声,这司马玉娇也尝到了甜头,而其他人入驻极乐界,如果不成为血天君的女人,当然不会进到这里。




再次来到龙凤宫的欢合殿,司马玉娇充当了一个领头人,第一个与血天君在场中,表演了一番龙凤颠沛的好戏。




司马家的女人,何等见过如此场面,与其在外面过着无归所的漂泊生活,还不如在这里享受无忧无虑自由的生活。




在司马玉娇的一声娇呼下,其他女人亦都围了上来,等待着血天君的宠幸轮到自己




皇宫之内的端云宫内,血天君横卧在长椅上,头倚在端云的腿上,和她一起欣赏着面前美女抚琴和几位美女的翩翩起舞。




虽有美人在前,也有可口的鲜果子可吃,可是这琴声着实不能让血天君听得心动,这让他想起了皇城歌姬柳媛媛。




“端云,你可知道皇城有个柳家班?”血天君轻声问道。




端云一怔,娇笑道:“是有一个戏班叫柳家班,在皇城可是出了名的,怎么?夫君想看他们表演?” 




血天君点头笑道:“是,我以前看过他们的表演,很不错。”




“呵呵,这倒是简单的很,书我这就让人去请他们来。”端云起了身找人吩咐去了。




只过了一会,端云折返了回来,脸上带着些怒容。




看到她这番表情,血天君挥了挥手,下面的宫女全都立即走出了出去。




“怎么了?” 




端云气恼道:“我刚派人想去请柳家班的人过来,为夫君表演,没想到被林江海那老匹夫捷足先登了,他的女儿林诗音明日是十八岁的生辰,所以柳家班的人,要在他那里呆上两天。” 




血天君挑眉笑道:“那有什么好气的,夫君又不是急着看他们表演,就算在他那里,你我也可以去看看啊。” 




“怎么去看?夫君,你不知道,我和林江海是死对头,这个老匹夫,几次都想找借口害我。”端云气得直咬牙。




可是血天君知道,林江海其实不是针对她,而是针对的魏明,现在魏明死了,林江海自然成为了朝中重臣,而端云只不过是一个公主,就算在有野心,也难有作为。




血天君轻声道:“让你哥哥也去,他林江海怎么说,也是朝中的尚书大人,官权之重,皇上去为他女儿庆生,这太正常了。” 




“夫君,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能搬倒这个老匹夫?或者杀了他?”端云压低声音道。




摇了摇头,血天君平静道:“杀他倒是不用我的手,但是我可以让他背上叛国之名。” 




端云一脸惊喜道:“夫君的意思是……” 




血天君没有解释,只是轻笑道:“好了,你去你的哥哥那里,让他通知林江海,要去他女儿的庆生宴会,余下的就交给我好了。” 




待端云刚走了出去,血天君身前的空地上突兀的出现了四个女人。




“夫君,你想怎么做?”血岚嘤声问道。




血天君淡笑道:“设计杀了这个傀儡皇上,当然是在林江海的府邸里杀,嫁祸给林江海。”




血岚和银雪对视了一眼,银雪娇笑着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天君哥,真是高明。” 




水多多却满脸疑惑道:“天君哥,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以我们的本事,杀个小皇帝,还用……” 




“多多,你这就不明白我的用意了,我可以用一根手指杀死他,可是那却失去了一种玩弄的滋味,我主要是在享受一个过程,那种让我凌驾一切的过程。”血天君仰头眯着眼深沉道。




与之以前相比,现在的血天君,更加注重玩,他已经可以掌控,拥有着任意摧毁一切的能力,可是对付这些比自己弱小的人,他却没有心思去动用真正的本事。




水多多和火火都没明白,因为在她们看来,可以用武力很简单解决的事,到了他的手里,却要被复杂话,然而血岚和银雪却很明白,因为她们知道,一个魔神才会拥有这样邪恶的心理,而血天君就是这个魔神。




看到他日益的变化,血岚更加欣喜,或许过不了多久,当血天君修炼到了一个达到神的地步,他就会带着自己和银雪很多人,回到蛮荒之地,称霸那个原本属于她们得神魔之界。




“好了,你们先留在宫里吧,这几日不管宫里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用插手。” 




“是……”四人立刻退了出去。




血天君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这次要搞大,比之在神雕世界里,还要狂妄的玩下去,因为只有这样,血天君才可能引出女娲,让那个自以为很强的救世主女娲,彻底的输在自己的手里。




一夜安享宫内的宁静,第二日天还未亮,皇城被一层灰光笼罩着,端云的宫顶,几个身穿罗甲的人,皆都跪伏在一个人的面前。




“断浪、十二鬼煞,拜见主人。” 




血天君点了点头,平静道:“浪儿,此次叫你来这皇宫,你可知道我的用意了。” 




断浪回道:“是,断浪已知,做这皇城的皇上。”




“好,这十二鬼煞亦是你训练出来的,就留在你身边吧,待我忙完手里的一切,我会通知你,什么时候才是接管这皇宫的时候。”血天君满意的点了点头。




夜叉池果然厉害,这十二个天下会的小兵,竟已成为了媲美断浪的高手,这也让血天君对自己的抉择很认同,若不是让断浪进入夜叉池,现在的他还是不能强大起来。




断浪这时却说道:“主人,断浪不敢违背主人的意思,但是我做这皇帝,风师兄他们,我有点舍不得离开……” 




听到他这么说,血天君暗叹,这断浪可是和聂风、步惊云还有秦霜,已经修成了百年之好,四个人就是一个整体,断浪已不能改变倾向,更不可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那十二鬼煞已是只有形态却没有思想的恐怖杀手,血天君轻笑道:“好,既然如此,我便让天下会搬迁到此,浪儿,你们四个人永远都不会分开的。” 




“谢谢主人。”断浪一脸欣喜道。




但在血天君眼里,看的却着实有些恶心,看到断浪和聂风四人之间的情谊,血天君真是感慨万千,时至今日,四人之间的感情,已是难舍难分,这也是血天君最想看到的。




挥手让断浪和十二鬼煞退了下去,血天君暗暗思量了起来,若是想玩转这皇宫,就要使点把戏,如果强硬的出手,倒是失去了其间的乐趣。




次日凌晨,天刚大亮,皇宫中的一处,已响起动听的鼓乐之声,尚书大官林江海之女林诗音的庆生宴会,自然使得整个皇宫都热闹了起来。




“今日是林尚书女儿的庆生之日,皇上说了,有事明日早朝在说,退朝……”朝殿之上,皇上身边的公公宣布了不开早朝的事宜。




朝中大臣亦都面面相觑,在这朝中的官员,人人都知道皇上很少参加大臣家中之事,就是魏明庆生,他也未参加过。




“李大人,皇上今天是怎么了?魏大人死了,他想拉拢林江海?”




“呵呵,这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有好戏看,你我啊,就好好恪守自己的官位吧,小心引火烧身。” 




和这两位官员有着同样想法的不少,这朝中皇上是个脓包,不理朝纲之事,已是多年前的事,就是现在,魏明虽死,可是这朝中之事,还不是他一个脓包皇上可以做主的。




林江海乃为尚书大人,和魏明同朝为官,虽位不及魏明高,更没有他的霸道,但是文人发起狠来也是够毒,没了魏明,这林江海自然会成为下一个魏明。




抱着如此想法的官员不在少数,连脓包皇上都去林江海的府邸去为他女儿庆生,这些官员也开始分别准备礼物,准备去巴结这个以后在皇宫里有大权的尚书林江海。




皇上的御书房内,一身龙袍的皇上端龙,抖索着身子窝在墙角,而他的妹妹此时却坐在血天君的怀里,不屑的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端龙。




“呵呵,皇上,这次去尚书林江海的家里,你总不能这个德行去吧。”血天君冷声笑道。




端龙忙说道:“我不去,我不敢去……” 




看他那怂样,端云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是自己的哥哥,端云恨不得现在就找人杀了他。




血天君摇头淡笑道:“你不去怎么成,你非得去,你要是不去,我和端云去了,岂不是没个理由。” 




一脸惊恐的看着端云身后的男人,端龙胆怯无比,他自以为豪的几个贴身护卫,竟然全死在了他的手里,这皇上的位置,他也早就不想坐了,在这样下去,或许连条命都保不住。




“那我去。”端龙又改口道。




端云娇笑道:“这就对了嘛,哥哥,这次你不旦要去,还要给人家捎点大礼去,我们早就为你准备好了。” 




“妹妹真是想的周到。”端龙感激道。




他虽然很胆小,心思却不傻,如果自己不去林尚书的家里,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血天君暗笑,这端龙虽是个胆小鬼,但却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他亦能做的,就是尽量装傻,才有可能活下去。




直到半晌午,端龙才起驾向林江海的府邸而去,而端云自然也和他一样,乘着八人抬得轿子,倒是血天君,只能在这时扮起了一个小跟班。




他的身份,也是端云的贴身侍卫,有了这个身份,血天君才会畅行无阻,才可能跟着端云进到尚书府之内。




“呶,夫君,我就说,今日来的人不会少吧,哼,都是群见风使舵的人,魏明死了,他们就觉得现在林江海是大官了,看看一个个的嘴脸,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哭的样子。”下了轿子,递了请帖,端云一脸气愤的在血天君耳边轻声道。




血天君笑了笑,手指着已来到的皇上端龙,和他身后十几个人抬着的红布包裹之物。




掩住嘴一笑,端云左右看了看,娇真道:“夫君,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难道你不想看好戏嘛,好了,我随便转转去了。”血天君说着,转身向别处溜达去了。




看着血天君的背影离去,端云恨恨的跺了跺脚,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公主身份,在这里特别招人眼,光是和周围的人打招呼说话,都要很长时间,血天君在这,也更不方便。




在人群里四处转了转,血天君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要说这宴会即将开始,怎么不见那柳家班在哪。




就在他盲目四处环视时,这时一个小公公到了他的面前,躬身道:“这位大人,那边有人请你过去说话。” 




血天君一怔,顺着这个小公公手指的地方看了去,顿时眼睛一亮,急忙奔了过去。




看着面前宛如仙子一般的美人,血天君摇头笑了笑,朗声说道:“真巧,在这里也能碰到你。” 




“你想说是缘分嘛?我可不信,你给人一种很有心计的感觉,我觉得你是知道我在这里,才会来的。”柳媛媛挑眉说道。




嘴上虽然不肯承认和血天君的机缘巧合,可是当看到人群里的血天君时,柳媛媛心底也是一阵悸动,这个曾经说过要来皇城寻自己的男人,果然来了。




看了看周围,血天君轻笑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混进皇宫里,就是为了见你一面。” 




柳媛媛疑声道:“混进来的?你不是宫里的人吗?” 




看到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各,血天君摇头道:“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江湖人士,但是我在这里认识几个朋友,所以才能混进来。” 




“你过的还好吗?你的老婆呢?”柳媛媛柔声问道。




盯着她的娇红脸蛋,血天君俯身直视着她笑道:“在关心我,我过的很好,我老婆都在家里了。” 




柳媛媛娇嗔道:“谁关心你啊,有妇之夫,我避都避不及呢。” 




“谁是有妇之夫啊?” 




“呵呵,乔姨,这是我……我的一个朋友。”柳媛媛一转身,看到来人,立刻盈声笑道。




血天君拱手道:“见过夫人。” 




这被柳媛媛称为乔姨的美妇平声道:“你是谁家的护卫?” 




“回夫人,我是端云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卫。”血天君一脸恭敬道。




“那还不守着你的主子去,这里人多,小心她别出了事。”乔姓女人冷冷的说道。




柳媛媛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身边的乔姨,她刚才可说过了,这是自己的朋友,她怎么可以用这种口气说话。




血天君冲着柳媛媛笑了笑说:“媛媛,那我就先去找我的主子了,我在端云宫。” 




“好……好吧……”柳媛媛满脸歉意。




待血天君远去,这乔姓美妇才笑看着柳媛媛,娇笑道:“媛媛啊,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轻易不跟别人动气,但是刚才那侍卫,是你林伯伯死对头的手下,所以我才……”




“乔姨,我没怪你,这宫廷之中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倒是我那个朋友人还是不错的。”柳媛媛很能理解她的意思,但是血天君却被那样的撩了面子。




“不谈这个,诗音马上出来了,你也要准备准备了,这些来客,可都是想看你抚琴高歌呢。” 




院中的一个角落,端云小脸气得惨白,嘴上直嘀咕道:“这仇我一定要报。” 




血天君轻笑道:“不用气,也不用你搀和,乔玉蓉,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资本跟我斗。” 




从端云这里,血天君已经知道刚才那个姓乔的女人身份,原来是林江海的老婆,怪不得听到自己报出身份,就会冷眼相待,若不是有柳媛媛在,血天君定不会咽下这口气。




想到她如此嚣张,血天君倒是也不在乎,这场庆生宴会还没过完,她就已经不会再有狂妄的资本了。




“夫君,待会可有好戏看喽……” 




看到所有的大臣,还有林江海请来的宾客,都围住了皇上端龙送的礼物,只是红布还没拆开,虽然外形独特,却没有人猜出里面到底是什么。




血天君点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两人进了人群,这时庆生的主角林诗音也已从屋里出来,一身带着喜庆的红裙,和扎起的两条马尾辫,机灵可爱的模样,让人看着就很舒服。




“各位,我林江海今日为女儿庆生,多谢各位的捧场,另外我要跪谢皇上,竟然送来了这么大的大礼。”林江海说着,转身就跪在了地上,这让他身边的皇上端龙吓了一跳。




端龙倒是也不失皇家风范,摇手道:“爱卿请起,小小薄理,不成敬意,祝诗音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林诗音礼道:“多谢皇上。” 




“呵呵,快点掀开看看吧,我想在场的都想看看我送的礼物。”端龙笑着说道。




这时林江海一挥手,几个下人刚要上去掀开裹着的红布,林诗音却娇真道:“爹爹,今天是人家生日,这礼物当然是我自己拆了。” 




“对对,应该你来才对。”林江海拍了拍脑袋直说道。




在他身边的乔玉蓉淡笑道:“是啊,该诗音拆。” 




林诗音走到特大号的礼物前,满脸是激动的笑,她心里不禁在想,这可是皇上送的礼物,竟然会这么大。




当她的手掀起红布时,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谁都想知道皇上端龙送个什么礼物,可是红布一起,所有人包括皇上端龙也傻眼了。




红布下面,赫然是一口朱红棺材,虽然做工很细,巧夺天工的力作,可是这可是林诗音的生日宴会,这送礼怎么能送一口棺材。




端龙一怔,忙摆手道:“这……这礼物不是我选的。” 




林江海眼神冷冷的看着皇上,气道:“皇上,老臣可为了皇朝,忙活了半辈子,就算老臣再有错,你也不用如此吧。” 




“大胆,林江海,你敢斥责皇上。”与皇上一起来的公公,尖声怒斥道。




虽然他在替皇上说话,可是这里生气的可不止林江海一个人,看到多少双怒目,这个公公立刻低了下头。




端龙怯怯的直发抖,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口棺材为什么会成为礼物,但是他却看到了人群里的端云和血天君,看到他们的眼神,端龙一下挺直了腰。




“林江海,朕送这口棺材,其实是想看看你对朕忠不忠心,刚刚你看到这棺材,竟然对朕用如此眼神,我早就知道,你和魏明一样,都想图谋朕的皇位。”端龙大声说道。




早就炸开了锅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林江海一脸不屑,朗声笑道:“皇上,我林江海可是忠心耿耿,你竟然拿我和魏明相提并论,想窃国的是他不是我。 ” 




端龙冷声道:“你要是没有野心才怪。”




“你可真是个昏君啊……”林江海抬手指着端龙的鼻子怒道。




他在朝中为官几十载,虽没有谋权篡位的打算,但是端龙如此昏君,他确实一点不忌惮,因为这宫中,没了魏明,那他林江海就是官职最大,手中皇城军权也最多。




端龙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怪叫道:“来人啊,林江海想谋害朕啊。”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那把棺材抬来的几人,突然全都围住了林江海,其中一人更是手持一把秀剑,突地往林江海身上刺了去。




谁都没想到事情变化会这么快,当秀剑没入林江海的脖颈时,一道鲜血怦然随着秀剑拔会,而喷洒了出来,使得林江海连一个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林江海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端龙拍手道:“杀得好,杀得好,这个叛官,敢谋朕的位置,该杀。” 




“啊……爹爹……”林诗音还没从棺材的震惊中缓过劲来,看到林江海倒地,她已扑了过去。




场面一片混乱,端龙怪笑道:“好,你们林家人都要叛乱,来人呐,给我杀……” 




他的话还未说完,端云已到了端龙的身前,斥责道: “皇上,你这是做什么?林尚书什么时候要谋你的位,你竟然让人杀了他?” 




看着端云,端龙已然忘了这个妹妹和血天君对他的叮嘱,杀了一个林江海,定他个叛国贼的罪名,但是却没让他再添杀戮,显然端龙已经杀红了眼,更忘了这杀人的几个,可都是血天君身边的人。




“你也敢替他说话,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杀了。”端龙大喊道。




“昏君,今日我就要替父王废了你。”端云娇斥道,身子向后一退。




那原本围着林江海的几人,转身又围住了端龙。




端龙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他才想起,这一切都是端云和血天君的安排,当他张嘴要说出棺材的事时,一把秀剑已经贯穿了他的脖颈,秀剑的主人,连眼睛都未眨一下,已连杀两人。




“呼……” 




所有人都被这场闹剧震撼住了,林江海是皇上下令所杀,而皇上却是他的妹妹端云下令所杀,林江海死了是小事,可是这皇上死了,可就是大事了。




“给我把林府包围,一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端云娇呼道。




她已做好了安排,在她的一声令喝下,人群里不断有人亮出武器,只是片刻,这里已被持械的侍卫统统包围。




看着地上躺着的两具尸首,端云朗声说道:“各位,你们可都看到了,这昏君无故下令,让林尚书惨死,他不配做皇帝。” 




“端云公主,皇上再有错,你……你也不能杀了他啊。”一个朝中老臣,颤着声音说道。




“为何不能杀,一个不能管理朝政的废人,留着有何用处。”这时血天君站在了端云的身边,笑看着那老臣说道。




端云随即说道:“皇上之位,有能者居,杀了就是杀了,谁要是有异议,那就说出来。” 




谁敢说,这端云可是魏明的老婆,魏明当初能统治皇权,也是端云一手操纵的,而如今,魏明已死,林江海又惨死,这朝中势力,自然已划分的很清楚。




若是有人敢再说个差话,那下场自然会和林江海与端龙一个下场。




一直跟着皇上端龙的公公,尖声说道:“皇上虽死,可是在他活着的时候,曾给老奴说过,他有一个私生子名为断浪,虽是江湖人士,却是天下第一大派天下会得堂主,皇上之位,便由他来继承。” 




在公公话音刚落下,那用秀剑杀人的年轻人,站在了端云身边,冷冷的看着周围的官员,和林家人对他怨恨的眼神。




“谁若不服,就是这等下场。” 




威吓,断浪早听血天君安排,化身抬棺之人进到林府,而另外几个,即是他训练出来的十二鬼煞其中几个,另几个亦在周围不远。




有断浪和十二鬼煞,血天君自不用动手,而且因为柳媛媛在此,血天君更不想自己在她心里落个不好的名声,只是这事态变化,远不及他的想象,谁知柳媛媛和这林家竟然有些关系,不然这事出了,柳媛媛亦不会憎恨自己。




“皇上万岁万万岁……”不知谁起先带了头,周围的官员,立刻都跪了下来,齐呼乍起




端龙一死,朝中群臣像没了脑袋的苍蝇,都在议论纷纷,这杀人之人竟是端龙的私生子,他竟然杀了自己的父亲,夺得皇位。




但在明眼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平成人心的技俩,那老公公虽然服侍端龙几十年,若是被威逼利诱,谁又会保证他不会在说假话。




“各位,今日之事,在场的人人都已看到,断浪已成皇上,登基大典明日就举行,还请各位朝官务必明日到玄清殿,参加大典。”端云这时朗声说道。




她虽和魏明曾为一伙,但是如今,端云却已自立门户,而今天端龙做出如此的事,也不是有人相信,是端龙自己所为。




有了林江海和端龙两个前车之鉴,那些大臣都怕自己成为剑下亡魂,亦没有人敢违背端云的意思,同是答应明日参加皇上登基大典。




血天君这才授意端云,让这般些大臣先行离去,他倒是不怕这些臣子反骨,就算他们想反,也反不起来。




待断浪和十二鬼煞离开,端龙的尸首去抬走,血天君才和端云看向了地上林江海的尸首。




“玉蓉姐,诗音,还请不要太过悲伤,林尚书是个忠臣,我们都知道。”端云平静的说道,眼中却露出了冷意。




一想到这乔玉蓉如何对待血天君的,端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然而没有血天君的下令,她也不能乱做主张。




“公主,你也说我爹爹是忠臣,可是那断浪无故杀了我爹,难道就这么算了?”林诗音已止住了哭腔,抬眼看着端云质问道。




乔玉蓉一怔,娇斥道:“诗音,断浪……已成皇上,这事就这么算了。” 




听到她这么说,血天君淡笑道:“乔夫人可真是有远见,林尚书既死,这公道无处去说,可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当真要此事就这么算了?” 




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乔玉蓉挑眉道:“端云公主,你身边的下人,一点规矩都没有,他算什么东……” 




她的话音未落,端云已怒瞪着她哼道:“玉蓉,我身边的人怎么了,难道他说的话不对,还有,我要告诉你,就算是断浪,也要称他为师父。” 




“端云……”血天君皱眉看着端云,沉声喊了一声。




他本不想与断浪之间的关系,让这乔玉蓉和林诗音知道,但是端云脱口而出,已是他阻拦不了的了。




只见跪在林江海尸体旁的林诗音抬头怒视着血天君,哽咽道:“是你们,一切都是你们搞的鬼……” 




端云冷笑道:“林诗音,没有证据不要乱说,人是断浪杀的,与我们何干。” 




眼见事情败露,血天君一脸冷意道:“断浪杀人,是林尚书对皇上不敬在先,他既杀了皇上端龙,亦是他自己的意思,我虽是他得师傅,却不能左右他做事。” 




“诗音,血大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在场的神捕门捕快紫狐,为血天君说起了好话。




林诗音挑眉道:“血大哥?紫姐姐,你也看到了,这事明摆着……” 




一直冷观全程得青玄轻声说道:“诗音,你可知魏明是谁所杀。” 




听她提到魏明的死,林诗音立刻摇了摇头,虽然林江海已死,这悲痛自然大过一切,可是断浪已被尊为皇上,林诗音也没能耐报复。




“魏明就是血大哥所杀,他与于家有些渊源,更知道林伯伯是于家和司马家的好朋友,听闻你今日庆生,血大哥可是冒死混到林府,就是想和林伯伯叙叙司马家和于家的往事,却不曾想,事情会有如此变化。”青玄言辞诚恳的说道。




然而这一切,青玄并未说谎,因为血天君就是如此跟她说的,虽然在青玄眼里,血天君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他若想杀林江海,哪还需要用如此卑鄙的技俩。




林诗音轻哼道:“冒死混到林府?青玄姐,你要说他不是宫中人吗?” 




“我是天下会的帮主血天君,与朝廷没有一点关系。” 




“天下会? ”林诗音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乔玉蓉这时气道:“你既是江湖人士,那断浪也是,端龙膝下无子,他何来的私生子?” 




血天君一愣,疑声道:“你说端龙没有子嗣?” 




“我哥哥……他身体不好。”端云小声的说道。




看着端云,血天君暗暗气恨,这端云看起来很聪明的女人,却总是在干些不聪明的事,这端龙没有子嗣,不能生育,这事为何还不早说,要是早知道端龙是个废人,他何须要搞出断浪是端龙私生子的骗局来。




见血天君的眼神,端云缩了缩脖子,转头看着乔玉蓉说道:“现在不是谈及断浪身份的时候,我看你该想想,怎么安葬林尚书。” 




乔玉蓉突兀的趴在了林江海的身边,呜咽痛哭了起来,血天君暗笑,这女人变化的也太快了,从林江海死的那一刻起,她一直都在旁观。




那眼神简直就是旁观者才有的眼神,林诗音的哭和伤心才是真的,阅女无数的血天君,怎会看不出,这乔玉蓉对林江海的死,根本没有伤心可谈。




“夫人,我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既然断浪杀了林尚书,我便让他前来服罪。”血天君朗声说道,又到了青玄身边耳语了几句。




尸首被抬到厅堂之内时,青玄和紫狐已与几个捕快回到了林府,看着紫狐和青玄压来的人,林府众人不禁暗暗心惊。




断浪竟被五花大绑的捆来了,他的身份虽然很不真实,但是老公公已宣布他明日要登基做皇上,谁敢这么对皇上。




“断浪,你杀了林尚书,可知自己所犯之罪?”血天君冷冷盯着断浪,叱喝道。




断浪面无表情,倒是血天君这一句话,他立刻跪在了林江海尸首面前,看着乔玉蓉与林诗音,直接说道。




“人是我杀的,师傅,我知你一直教导我不许乱杀人,今日所犯之错,还请师傅责罚。” 




血天君点头道:“好,那为师今天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孽徒。” 




见他取过青玄腰间佩剑,扬起就要朝断浪脑袋上劈砍,端云和青玄几乎异口同声道:“天君哥,万万不可啊。” 




“为何不可?”血天君皱眉道。




“他……他可是要做皇上了,你若杀了他,那可是大罪。” 




血天君冷声道:“这个孽徒,有什么资格当皇上,我不杀他,难解我心中之恨。” 




在血天君下挥剑之时,林诗音娇呼道:“不用你杀,我要亲手杀了这个冷血之人。” 




这断浪可一直都为惊惧,因为血天君只是说说,不会真的杀他,但是这林诗音可不一样,她满怀为父报仇心切,杀断浪那可是会毫不犹豫得。




然而断浪的眼神被血天君忽视掉了,将手中剑递给了林诗音,血天君平静道:“诗音妹妹说得对,为父报仇得事该你来。” 




冷视着跪在地上的断浪,想到他一剑刺死自己父亲的场面,林诗音双手握住剑柄,一咬牙向断浪脖颈刺了过去。




只见一道血剑从断浪脖颈上喷发而出,但是那剑尖却只没入了分毫之深,看着断浪坚毅的眼神,林诗音胆怯了,这江湖人士根本不怕死,甚至不知死有何惧。




明知道这一剑再深一些,就可以为父报仇,可是林诗音却将剑扔在了地上,再次哽咽的扑到了林江海的尸首上。




“爹爹,女儿不孝,不能手刃杀你的仇人啊……”




血天君突然身形抖动,一掌拍在了断浪的胸口,只听砰一声闷响,断浪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撞在了几米外的墙壁上。




声音巨大,连墙壁都被撞得出现裂纹,而断浪更是连一声哀嚎都没发出,摔在地上时,已是晕了过去。




“天君哥,不要……”青玄和紫狐挡在了拾起剑得血天君面前。




血天君暗叹,这青玄和紫狐倒是很有眼色,若是她们此时再不阻拦,血天君定然不会杀了断浪,但是对着林家人,却要使出点狠手段了。




“够了,你们都走吧……”林诗音哽咽的娇呼道。




见她如此伤心,青玄等人立刻退了出去,让人将晕过去的断浪抬走,血天君才轻声说道:“诗音妹妹,请节哀顺变。” 




待他走了出去时,端云几人已在等候离开,这时血天君看到了柳媛媛得身影,并且看到了她哀怨的眼神。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血天君交代了一番,让端云务必要给林江海有个厚葬大葬。




看着青玄、端云一些人离去,血天君才走到一身青衣的柳媛媛面前,轻声道:“你还不走?” 




“林伯伯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媛媛其实刚就打听了一些事情的变化,这原本是多么好的庆生宴,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由始至终,血天君的出现,都让柳媛媛疑惑,他既是江湖人士,又怎么进宫来的,而且还和端云公主的关系不一般。




血天君摇头苦笑道:“媛媛,你不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而是该去问问你的姐妹林诗音。” 




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柳媛媛凝声道:“天君哥,我敬你是个汉子,如果这件事与你有关,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抬起的手放了下来,血天君亦是不明白,这柳媛媛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情谊,想到自己设下的这局面,血天君还是很放心。




在柳媛媛进了厅堂时,已是双眼微红的乔玉蓉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血天君还未离开,她的脸上只有冷冷的表情,到了血天君的近前。




“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乔玉蓉声音冷道。




血天君挑眉道:“夫人,林尚书刚刚离去,我想在新皇上还没登基的时候,这宫中自然不会平静,我留下来,只是想着一些人的安全。” 




听到他这么说,乔玉蓉冷笑道:“就凭你?” 




在她说完时,血天君身形突兀的到了她的近前,乔玉蓉一怔,吓了一跳,身子向后退时,却被血天君的手臂揽住了腰肢。




几乎是脸对脸的距离,血天君沉声道:“就凭我,可保贵府平安,更可贴身保护夫人。” 




乔玉蓉脸上一红,心跳也加速了起来,感到男人凶器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她更是心惊不已.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

script>(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