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笑话

凌辱高傲女教授

9.7

凌辱高傲女教授



她面如满月白皙高挑,柳眉杏眼粉面桃腮,我的班主任啊!她的品位高雅,衣着入时,谈吐之间自然流露出一种知性美,如此尤物,使我午夜灼热坚挺一泄如注。但她艳若桃李却有冰霜之威,令人却步。我一亲芳泽的机会在暑假时不请自来。




这天教学楼关门关得太早,才9点!我被困在里面。正打算回教室打地铺,却发现了一位成熟丰满的俏夫人在我身前--她的头发松松挽了一个贵妇髻,身着纯黑无袖短袖衫,蓝色牛仔裤。脚下一双水晶凉鞋,嫩白如葱的脚趾上红艳的指甲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烁着妖艳的光泽。我的目光贪婪地盯住她挺翘的丰臀与完美的腿部曲线,还有那涂了银灰色指甲油的白嫩得异乎寻常的小手,顺带一提,每次我看到这种手指修长娇嫩的女性,就忍不住勃起。




我喉咙一阵干渴;「门卫!门卫!」




该死的门卫,他一定提前回家了,搞不好这栋大楼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望着她丰润的脖颈,一头青丝,暗自下了决心,趁她还在不耐烦地敲打着门卫室的玻璃,我一掌敲在了她的脖子上。她颓然倒地。发出轻轻的一声「啊」。




我打横抱起这具洋溢着热力与青春的熟女柔躯,向她在二楼的办公室走去。凝视着她艳丽的红唇,在路上我几乎就要撕裂她的薄衣上了她。




不知走了多久,我终于开了她的办公室,开了台灯拉开了黑皮沙发脱光了自己。眼前峰峦起伏的女体,曾几何时,是我无法触及的圣地,而现在这个知性妩媚的女子,即将在我的胯下呻吟!望着她胸前深深的乳沟,我从她的裤腰里拉出她的纯黑无袖短袖衫,在她平滑温暖白皙的小腹上轻柔抚摩,感受着她的肌肤。向上撩起纯黑无袖短袖衫,赫然,她没有戴乳罩!




暗红的两点乳晕随着两团丰硕肥白的腻乳跳荡不休,我的肉棒一阵酸软,几乎要射了出来,她似乎有所察觉,微微地呻吟了出来,我一阵慌乱,刚才是背后下的手,要让我正面制服她,我的把握还不是很大。急急四下逡巡,从她的办公桌下找到了两条纯白的手巾,拉住她纤柔的双手,将之绑在了沙发被后,现在她瘫坐在舒适宽大的沙发中,胸前的波涛汹涌,脸上还带着妩媚的微笑…… 




我紧盯着她那对完美的小脚丫,决定先从脚开始玩弄她。我将我的肉棒解放出来,握住她滢滢不足一握的脚踝,轻轻地用她白皙细腻的双脚脚背夹住了我的紫黑长大的肉棒,我深吸一口气,小幅度地摆动她的玉足,自己的腰也配合着轻轻抽动,感到一阵眩晕般的快感,她的脸上露出浅笑,可能是有点痒吧,昏黄的灯光下她的水晶凉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在达到高潮前我停止了对她的侵犯,一小股乳白的精液缓缓地从马口中淌在了她足背上,沿着凉鞋带流到了她的脚底。




事已至此,我也无所顾忌了,我解开了她的皮带,将她这条价值不菲的宝石蓝牛仔裤扒到了脚踝处,如剥嫩葱般,她的柔白滑嫩而又修长丰腴的双腿就暴露在我如火的视线下,整个夏天她都把它们保护得很好,我直到今天才一睹芳容。




我得意地用肉棒在她的丝质黑色小内裤上,轻轻戳动,她眉头轻皱,醒了过来,「老公,不要嘛……」看到我裸露的身躯与硕大的龟头,她的神情惊慌了一瞬,但很快就认清了情况。




「你……」她凤目一冷,凛然生威,但她裸露的柔腻如脂的身躯却如此是如此的无助。




我胸中的暴力与兽欲一瞬间涌动,一掌扇在她的脸上,另一手紧握住她的丰乳,用力一拧,她痛哼出声,秀眉微皱。「老师的裸体这么美,一定被好多男人操过吧,我好羡慕您丈夫呢!」




「别装得好像你有多高贵,还不是要被我操到淫水乱流?我今天要玩死你!




I WILL FUCK YOU!好吗,我的宋老师?」




她不屑地啐道「没用的小鬼,人渣!」




我只是将早已红胀得发紫青筋毕露的肉棒轻轻地在她滑腻丰腴温暖的大腿上滑动,她的脸上乍红乍白,但还是强自镇定。




「放开我的手,我帮你解决问题。你不要乱来!」




我笑着解开她的左手,握住柔荑,以防她乱动,将我的坚挺按到她的掌中,她侧过脸去杏腮桃红柔滑的小手,只勉强能将我的肉棒纳入掌中,她轻轻套弄,每次套至龟头时着意紧握,我的龟头分泌出透明的黏液,润滑了她的动作,我轻轻发出了喘息:「老师你的技术真好,是不是为你丈夫做过好多次了?你这个小荡妇!」




她的呼吸略显急促,手上的动作也急躁粗暴了起来,雪白的胸脯荡起一片乳波。我的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她的大腿触手温润柔和如玉。




「不要!」她用力一紧,我阴茎大痛,只好把手从她肉感的大腿处收回来。




但,真爽!




昏黄的灯光下,妇人的玉手与少年的阴茎滑动发出淫糜的咕唧咕唧的轻响,老师与学生的轻喘交响。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脑中轰然作响,腰间肉棒巨震,一股又一股灼热白稠的黏液射在老师的纤纤玉手中,肉棒颓然软倒在她的小手中,我本想在射精前抽身再战,但她老到地紧握住我的阴茎不放。一股精液的腥味混杂在她用的「毒药」的香气中。她手中的精液玷污了手上的婚戒。原本的白金戒指现在沾满了污浊的别的男人的精子。




「宋老师……你会报警吗?」欲火稍退的我恢复了少许理智。




「放开我!」她的左手解不开右手,横了我一眼。这一眼真好,有被凌辱后的凄然,有被冒犯的愤怒,还有几分坚决,和……几分妩媚。




「你会报警吗?」




「有胆做这样的事,还怕什么员警?你连强奸都没胆,没用鬼!」




我的愤怒与欲火本已随精液射出,但此刻看道她眼中的不屑,我的怒火与阴茎同时坚挺灼热起来。我猛然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不等她发出惊呼,左手卡住她的雪白的脖颈,右手捏住她的双颊一口就吻在她红润的丰唇上。我拼命吸吮着她口中的芳津与丁香小舌。




我的粗大的阴茎压在她的小腹上,跃跃欲动。这种压迫感,使她发出一声沉闷的惊哼。




「你说我没用?我就没用一个给你一个看看!」我巧妙地用肉棒拨开她小小的黑丝内裤,硬生生地捅了进去。




她一声掺叫,被粗硬的巨物插入的巨痛与心理上的打击,使她脸上最后的冷静也被恐惧取代。而我虽在她的表情中体验到报复的快感与凌辱的快意,但干涩的肉穴也使我一阵痛楚,肉茎上的快感极其有限。我缓缓退出来,冷笑说:「不想被操爆就先让它湿起来吧,宋老师!」




用手捏住她的脸颊,我跪坐在她的小腹上,紫黑的龟头在灯下闪着邪恶的光泽,她已经猜到了我的用意,两腿拼命顶在我的背上,只可惜她连经惊吓之余,酸软无力,而且身下牛仔裤也绑住了她的行动,反而让我欣赏到了她发横齿咬的美态。我微笑着伸手捏了她的大腿一把,「乖,一会再让你爽。」




伸手按住她的臻首,我的肉棒追逐着她的樱唇,她拼命躲避下一头贵夫人发髻散落下来,披发粘在她的红润汗湿的双颊上,愈添迷离的美感。我不耐下一巴掌轻打在她的脸上,效果却是出奇的好,估计她从小是天之娇女,从没挨过打,我又是一掌扇去,她的修眉因痛楚与惊惶紧皱,我轻轻而淫秽的胯下用力,一根紫红的肉茎抽在了她的唇边,我恐吓道「含住,不然我打得你毁容!」




她拼命摇头,却不肯开口。




我四下一望,顺手抽出一根钢笔,插入她的紧闭的双唇。硬是橇得她的玉齿咯咯作响。剧痛之下,她终于屈服,乖乖地张口求饶,「不要这样,连我丈夫我都没为他这样做过……」




我握住她的淑乳,暗赞它们的丰满坚实与腻滑如脂,突然大力一握,白腻的乳肉自指缝间冒出,暗红的乳豆在掌心坚硬了起来。她痛呼出声:「不要!」




我乘机捅了进去,与方才她干涩的阴道相比,此刻她口腔内的温热湿滑无疑要令人享受许多,我一手揪住她的发根,发狂地抽动起来,每一下都直抵咽喉!




她空的左手挣脱我的压制,握住我的阴茎的根部用力推开了我,咳呛作呕起来,「求求你,我、我给你口交,不要那么粗暴……」




「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得意地调笑道「什么太大了?不说的话我就要自己动了哦?」




「你的鸡巴……」她低低细语,听到深具知性美的副教授说出脏话,我全身一阵燥热,原本就已经巨大的阳具更加硕大,她的眼神泛起一阵水色。主动颤抖着伸手握住了睪丸,张大她的樱桃小口,吸吮起我的肉茎。




「好、宋老师,你真棒,你怎么会没做过口交呢!你一定有做荡妇的天分,不然怎么能把你的学生吸的魂不附体呢,啊……爽死了,好舒服!」




「嗯……嗯……」妇人发出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的沉闷呻吟。




半夜时分的办公室里美艳的宋淑真卖力地吸吮着她的学生的阴茎,发出啧啧的响声,她红艳的双唇随我的抽动而翻转,白浊的口水随着粗大的肉茎而缓缓流泻直下。尽管她的举止像一个荡妇,但仍不失眉目间的高贵与知性,由于被我绑住,她没办法作太大的动作,但唇齿与我肉棒的触碰仍令人销魂。更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左手下意识地轻抚我的睪丸,慢慢地,她的动作变得纯熟起来。




她的口水滋滋作响,喉咙中发出莫名的低沉呻吟,我望着她白皙的脸上细细的皱纹,突然意识到眼前的女子已为人妻为人母,是大我二十岁的熟妇。这种说不清的感受有怜悯,也有刺激。我低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一吻,伸手挑逗着她的乳尖。她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复杂起来。突然用牙一咬,我一惊下抽身退出,正要发作,她低头悠悠一叹,「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咬掉你的鸡巴的……」




她用她的鲜红柔嫩的小舌轻舐被她口水打湿打亮的龟头,随即吞入了那根粗红发亮的丑东西。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跨下传来一阵一阵汹涌的快感,静夜里她身上名贵的香水味飘进我的鼻端…… 




「好吃吧,MR宋!」




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自我身体深处升腾起来,我双手抱住我亲爱的宋老师的头,腰间耸动,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薄而出,她被呛得推开我,咳呛不止。但我的精液无休无止,一波波的腥热白黏的稠液洒在她的眼睛上、鼻凹处、额头上、颊上、眉头眼角、下巴唇瓣……我一气射了有30秒之后,才止住。在灯光下,她口角边流出的精液莹白如玉,粘稠不绝如丝,混杂了口水后含有无数细微的小气泡,而她发间的点点滴滴精液更是如星般熠熠生辉。




她的喉头咯咯作响,想吐出口里的精液,我劝她,「老师,精液很干净很有营养的哦,而且颜射是对你的皮肤很有益的呢。」




精液实在是太多了,她只吞服下一小部分,大半都顺着嘴角汩汩流了出来。




她的头发在刚才挣扎时,早已凌乱不堪,如今更是凌乱的粘在了满是白色精液的脸颊上,整个人显得俞加淫靡娇媚。我已经酸软的阴茎竟奇迹般的立了起来。




「老师,我喜欢你。」我埋首在她雪白的乳房上,喃喃低语。




「我讨厌你,小色鬼。」她被精液覆盖的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那么,我就做一点老师会喜欢的事吧。」




我将食指与中指伸到老师已经湿热的阴道中轻轻抠动,捏玩,她不由自主地惊呼出声,「快住手!」




她紧握住我的又坚硬起来的肉棒,怕我插进去,我只是狠戳了她的阴道一下她就松开了手,我看到她涂了银紫色指甲油的手紧抠沙发的皮面,与她蜷缩在我身下丰满的双腿就知道在被我淫虐了这么长时间后,中年女子的性欲已然燃起,只是良好的教养与身为学生导师的身份的自尊使她无法承认自己的欲求,我只要充分调动起她的性欲,就能真正得到我最性感妩媚的宋教授了!




我知道她对痛楚很敏感,于是一手粗暴而不失温柔地玩弄着她的早已湿泞的谷地,一手用力地拍打起她的大腿,她急忙擦干眼睛上的白浊精液,瞪视着我, 「你干什么,我好疼!」




「是吗?」




我挖出一大团亮晶晶的黏液,指着黑皮沙发上一大滩的淫液,「可老师你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啊!」




她的眼角沁出泪水,一掌扇到了我的脸上。




「啪!」




她惊呆了,因为我完全可以避开这迟缓无力的一掌。




我乘机伏身一送,坚硬的肉茎再次光临老师的肉穴,这一次,我才真正感受到了成熟女性的柔滑与甘美,一层又一层滚烫的腔肉紧紧包裹住了我的灼热与坚硬。口交的快感主要还是在与凌虐女人的快乐。而始终不及于此啊!




她身子一颤后,咬牙道「我一定要送你这禽兽去监狱!」随即就把满布精痕的榛首扭过,仪态坚决。单从字面看,的确能令我阳痿,但谁见过一个熟女一边威胁一边却扭动着身躯配合我的抽插奸淫的?




「好,你看清楚,我怎样奸淫你的,我亲爱的宋老师,宋教授,宋姐姐。」




我抽出已沾满了她淫水的阴茎,这一次,我调整了台灯的位置,灼热的灯光正照在她与我的结合处,我举起发亮的龟头,缓缓地逼近了她紫黑肥厚的阴唇,她闭紧双眼,却没有躲闪,我知道这已经是她表示屈服的极限,她的个性决不会主动求欢,我淫笑着扭正了她的被精液玷污了的脸庞,缓缓地沉入了一片乐土。




她的白嫩的双腿原本被我分开成大字,此刻一下子夹紧了我的腰侧。




我却突然从椅子后抽走了那条束缚住她那只右手的毛巾,这下她自欺被缚受辱的借口也没有了。「真的不反抗了,好老师,那我要开始操你了哦。记住,这可是你自愿的哦!」




她的脸上飞起一片红云,身躯一下子酥软了下来,我抬起她修长的玉腿,放在肩膀上,腰间用力一刺,发出咕几的一声,她的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下身仿佛有一张小嘴在吸吮我的肉茎,我开始只是浅浅地蠕动,但很快身下的女老师开始不满足的扭纤细的腰肢,我开始大力的纵送,每次都让她的阴唇翻转露出嫩红的嫩肉,每次都带出颗粒状的白浆,每次都直抵子宫,每次都发出光滑的肌肤相撞的啪啪声,每次都让这个高傲高贵的女教授发出惊喘,而这种喘息要比那些我听过的叫床声动人得多。




我的双手不住地玩弄着她的霜乳雪肤,她的头发随着我的抽动越来越多的粘在了脸上。慢慢地我有些累了,于是我放下她的双腿,采取最直接的方法,我褪下她被淫液沾湿的内裤,缓缓地深深进入她的身体,我趴在她肉感的裸体上,撕裂了她脖子上堆积的黑短袖衫用之温柔地为她擦干已经有些要硬结的浓精。




她呼吸急促了起来,我与她股颈相交,指掌相互扣牢,我的脸摩挲着她潮热的脸颊,呼吸相闻,我的汗味与她身上的熟女香气交缠在一起。难分难舍。两具肉体滚动在满是淫水的宽大的沙发椅上。胸前她的乳肉堆积如雪山,她的如藕雪臂抱住了我的身体,一队玉柱般的大腿紧紧缠住了我的腰,我的双足蹬入她脚下的裤子中,与她的双足紧贴。她脚上水晶凉鞋被我蹬掉了一只,只余一只吊在她的小脚上磕在办公桌上发出得得的声音。




天色已渐渐变亮,我终于射出了又一波精液,而在此之前,她也已经达到了三次性高潮。可恶的是每次她都要用她那些很美丽的指甲在我背上挠出血痕。




「我操得你爽吗?老师?」




在我疲倦入睡时,我问道,我只听到一声满足的轻叹。




我俩同时被她的手机惊醒「老婆,都3点了,你在哪?」她的俏脸瞬间变得雪白,我能感觉到她的柔躯在轻轻颤抖,我疲软的阴茎随着精液滑出她的阴唇,我能感到那个高贵不容侵犯的女教授,那个身为人妇人母的她正在回来。而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之间就连奸夫淫妇的关系都称不上,经历了昨晚后,我食髓知味,我愿付出一切代价,只求再拥有她片刻。




她胡乱遍了一个谎言就挂掉电话,我奇怪的不担心她是否会将我送如监牢,而在乎她对我的态度。




出乎我的意料,她只是示意我从她身上起来,我愣愣地望着她,「昨天以前你还是处男吧,怎么那么多的精液!弄得我脏死了。」她从身边的抽屉中取出棉巾纸,开始擦自己身上的污痕,自嘲地一笑,「也罢,就当我是嫖了一回鸭。」




「就这么算了?你不恨我?」




她美目一冷, 「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吧。」




要命,见到她这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我的肉棒又开始坚硬了起来。




她见状轻啐了一口。「穿上你的衣服!」




「不穿又怎样?」我向前一步走,龟头在黎明的微光中狰狞的青筋毕露。她伸指一弹,神态颇为轻佻,「不穿你就光着给我滚出去!」




「老师你怎么舍得呢!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小情人--一夜夫妻呢!」我嬉皮笑脸地说道。




「我管你去死!」她的红唇一噘,状极俏丽。




「都是你,我的衣服上现在全是脏东西!」她气极。




她的裤子还好,只在不显眼处沾了几处精斑,但她的T恤已经沾满了精斑,而且被我撕破了。如果她穿这个出去,只怕走不到50米就会被人轮奸。无奈,她只好从衣柜中找出一件长衣披上,而内在是她娇嫩却又成熟的裸体。我缓缓穿上我的衣服,尾随她到洗手间洗漱,她从手袋中抽出一块蛋黄的手帕,打湿后对镜仔细清除掉我的遗泽。并开始补妆。我注意到她选用的是紫黑的唇膏,这种色泽分外给她的脸上添了一股妖媚之气。她看我呆呆地望着她,提起脚就是一下!




我连连呼痛,但心里还是有几粉得意--她现在的鞋里还留着我的精液呢!




走廊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是那个该死又可爱的守们人!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躲进了女厕所,我看准她不敢声张,与她躲藏在同一间卫生间里,大逞手足之欲,我紧紧拥抱住了她柔热的身体,双手恣意在她的娇躯上活动。她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肩上,我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这个老师!




趁看门人巡视四楼时,我们悄悄溜走。我回寝室,她去买一套能用的衣物。




当天我呆呆地等在教室里,作好了被捕的思想准备。




十点整,她身着一袭黑裙准时来给我们上课。她看我的眼光十分淡然,仿佛她从没被我凌辱奸淫过,仿佛那个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女子另有他人,仿佛我还是那个她眼里的中等生,我应该庆幸她此刻的冷漠才对,这表示她不再打算送我进监狱。但为什么我的嘴里如此枯涩!




我想,我是已经沉迷于她的肉体不能自拔了,她别想打算就此抛下我不理,我决不会善罢甘休!




但,此后她总是匆匆来去,而且开着自己的小车,我连跟踪都无法。




我渐渐变得疯狂起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三,我当面递交了一张名义上的请假条内容如下。




亲爱的宋淑真老师:




您的学生由于极度渴望得到您完美的肉体,现已相思成疾,我的大肉棒由于过度饥渴现在已经硬了36个小时了,如果您不想我死在您面前,请您今天晚上留在老地方,与我一叙。又及,我这里有您穿过的一件满是精斑的衬衣,想毕您不会任它流落到民工手里,并享受他们的问候。




您的情人学生您的奸夫




PS。假如您不来,我就等到我的精液射满您办公室的门为止!




我藏在上次的卫生间里躲过了门卫的巡查,心里满是期待,这时,走廊里门卫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远,我低头坐在地上,等待着…… 




一夜的时间里,我无数次的望着她办公室冰冷的桃木门,期待着她突然推门而出,与我见面,但我等到的只有一个冰冷的黎明。




在愤怒中,我掏出阴茎,射在她办公室的门玻璃上,看到白浊的精液流淌,我的悲哀不可遏止。我悲哀地回到本班教室,伏在了桌面上,昏昏入睡。




朦胧中有人走来,轻轻拍了我的肩头,我茫然抬头,那人突然用手捂住了我的口鼻,一股熟悉的腥味从我的鼻端与口腔中传来,这是精液的味道。




我马上清醒了过来,只见丰满的宋老师正笑吟吟地把一手白浊的精液擦在只纸巾上。她身着淡色蓝色衬衫,米白色超短裙,露出一双玉柱般的长腿。




我惊喜得连扑上去占老师的便宜都忘记了。




她笑骂:「小坏蛋,你还真的射在我的门上了。」我正要冲过去上下其手,她正色道「你再靠近一步,我马上就走。」




「那天的事我希望你忘记吧,我是个老女人了(我插嘴,不,你是我心目中最有魅力的女人!」)




「我不会让你再碰我的,不过……」




我本已绝望,但听老师的话语活络,不由精神为之一振。




宋淑真的丰腴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我知道有人可以代替我的位置,你可以以后就找她发泄。」




我不由失望以极,变得狂暴起来「我就要你,就要你! 」我冲上去,推倒了我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宋老师,她的眉目间闪过一丝狠毒,「你可以再要我一次,但从今后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啊……」




我翻起她的短裙,露出红色的窄窄的三角内裤,一口就吻到了她肥美的阴部上,她的喘息渐渐加剧,说出了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人名:「李宏薇。」




我浑身一震,她望着天花板冷笑了:「听老师的话,我就帮你得到那个假装清醇的小婊子,别对我说你不想要她……」




李宏薇是我们的听力老师,一头披肩长发,瓜子脸,清水眼眉,骚媚不如宋淑真但却有十分的秀雅,一眼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已经为人妻母了。我的梦中情人就是她,虽然不知道宋老师为何以及如何要我上了她,但这种可能性仍然让我兴奋不已。这样做的原因宋老师一直没有对我说明,但我猜大概是一种嫉妒吧!




(待续)凌辱女教授之宋诗彤篇1~2 







凌辱女教授之宋诗彤




(一)




咕叽咕叽的水声响了起来。




「可恶啊,为什么还不不射出来。」被羞辱与焦虑折磨的女教授一张俏脸上已经满是晶莹的汗水,波浪状的长发随着榛首的摆动轻轻的刷动着男人的小腹,当沾到被口水滋润的湿漉漉的肉棒时,女教授就只好将粘在额角与男人性器的长发抚平捋顺到脑后,却不知她充满妩媚与女人味的动作令男人的肉棒更加坚挺。




感觉到男人的鼻息更加粗重的女教授加快了吮吸自己学生阳具的动作,久跪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的双腿一阵酸痛。




晶晶亮的唾液随着嫣红的嘴唇被肉棒翻转的动作缓缓的滴落在地板上,女教授此时只能感到自己酒红色的唇彩与男人精液的味道在嘴里化作灼热的坚挺,无限的膨胀,坚硬。




「快一点啊,马上久要上课了哦。」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慌乱的女教授不小心用牙咬到了男人的阴茎。「操你妈的,还是老师呢,教了这么多遍都学不会。用嘴唇!用喉咙!用手!」




「哦……」男人舒服的呻吟了出来,女教授似乎很不情愿用手让他射出来,只有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她才会主动的用她那双保养的极好的玉手套弄男学生的阴茎。光是看到如羊脂白玉的小手在男人粗红的肉棒上滑动就已经是极大的视觉享受了,更何况女教授的动作灵活而有力,一只手抚弄阴囊另一只手撸动着冠状沟,才几下的动作就几乎让男人大开精关。




「老师你的动作好熟练啊,是不是经常给你丈夫这么做?」




说对了,女教授的丈夫已经近于性冷淡,每次夫妻间的性事都是以妻子主动的替他手淫开始。而女教授不愿意替男生做手交的原因正在与此,这总是提醒女教授可悲的命运,身为人妻却要勉强自己为自己的学生提供性服务,这让她感觉自己像个……妓女。




实际上口交也好,手淫也好,当然不如直接的插进女教授的肉洞来的爽快,但是妩媚知性的女教授跪在身前,脱掉冷傲的面具后露出屈辱与痛苦的表情实在是满足了男人心中亵渎圣洁的快感,所以每当有泛读课的时候,课前来一发就成了女教授与男学生课前必作的功课,而且一定要在上课铃响之前完成射精。到目前为止,女教授胜绩为5败绩为0。虽然射在女教授嘴里并逼迫她艰难的吞咽下自己的精液是很爽,但屡屡败阵还是让他颇为不悦。




出绝招了,女教授开始用拇指与食指成圈状,旋转揉动着红润饱满的阴茎。




而当她发现男人的阳具开始剧烈的跳动时,赶忙以口相就,柔滑的香舌舔动着硕大的龟头,冷艳的俏脸上不自觉的笼罩了一层红晕,几乎已经感到了熟悉的男人精液的腥滑的口感,「快结束了吧……」解脱的轻松感与一种无名的快感让她开始微笑起来,但男人虽然开始剧烈的喘息,竟然仍然没有丢盔弃甲。


影片评论

首页

长视频

短视频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

script>(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